11月19日《新京報》報道:“我就吃共產黨喝共產黨的,你去告我吧”。攤主:“你欺負老百姓。”城管:“我就欺負老百姓。”因攤主超時營業,鎮江某街道城管朱某和早餐商販發生糾紛。攤主說,朱某時常帶人來吃早點不給錢還要香煙。目前朱某被停職,攤點不准再擺。
  “我就欺負老百姓”,堪稱今年“牛語”。不僅如此,該城管還將早餐攤當成了自家早餐桌,常吃早餐而不給錢,這與黑社會的強拿強要有何區別?該攤主還證實,朱某時常帶人來吃早點,不給錢還要香煙。帶人吃攤主的早餐,還口稱“你請客了”,這讓人想起了《賣炭翁》里的黃衣使者白衫兒。不過如此城管比黃衣使者白衫兒有過之而無不及,吃過了喝過了不給錢還時不時來要幾包香煙抽抽,這簡直是拿攤主當成自家私人錢包了,想怎麼使就怎麼使,想怎麼用就怎麼用,世間大約如此城管並不在少數。
  有議論說億元水官是“虎蠅”,“我就欺負老百姓”的城管是否也是一隻“虎蠅”呢?“虎蠅”的煉成,未必一定要到了億元,但平平常常的一來二去,照樣可以貪成巨腐。這就如同“億元水官”並非一天煉成的一個道理。“我就欺負老百姓”當成理直氣壯的吆喝宣言,如此公務人員又如何為人民服務?讓這樣的城管來做城管局長,再讓這樣的城管當上更高級別的領導,豈不是一隻正宗加標準的“虎蠅”?
  “虎蠅”的背後站著多少“蒼蠅”加“老虎”?據江蘇衛視報道內容顯示,當17日上午記者對城管隊進行採訪時,恰逢城管正在觀看這段錄相接受警示教育。而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正在接受警示教育的城管隊員蜂擁而出搶奪話筒推搡記者,再一次演示了一次“城管暴力”。有城管負責人命令記者“你不要亂動”,難道記者的正常採訪活動也屬於攤主亂擺亂賣一樣的違法行為?十幾名城管隊員武力相向,這又是一種何等有組織性的能耐?對攤主如此暴力,對記者同樣暴力,這不是一群“虎蠅”又是什麼?
  城管隊屬於街道,街道對於“我就欺負老百姓”的當事城管隊員的處理結果是,第一時間停職,第二寫出書面檢查。而對當事攤主的處理結果卻很堅決果斷,即明天開始不要擺攤了,這等於切斷了攤主的生路。那麼,為什麼反過來對於聲稱“就欺負老百姓”的當事城管沒有如此斷然的措施呢?進一步的追問是,是誰縱容了“我就欺負老百姓”的城管隊員?又是誰縱容了敢於對採訪記者暴力推搡搶奪話筒的十幾名城管隊員的暴力行為?小“虎蠅”背後,又站著什麼?
  文/李振忠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誰縱容了“我就欺負老百姓”的城管?)
創作者介紹

雪災

id31idnn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