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的改革試驗,意義不在於一時一地,而是濃縮了中國與世界、政府和市場、發展與開放等多重關係的改革
      9月29日是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成立一周年的日子。上海自貿區的成立,是中國步入全面深化改革階段的一塊試驗田,既肩負著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積極探索管理模式創新、促進貿易和投資便利化的任務,同時也為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這也是需要我們在一年之際予以總結的。
      上海自貿區的改革試驗,意義不在於一時一地,而是濃縮了中國與世界、政府和市場、發展與開放等多重關係的改革。新一輪改革中的重大、前沿問題,幾乎都能通過自貿區的試驗得到解答,而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政府和市場的關係。自貿區的探索,當然首先是關於自由貿易的問題,但實質依然是如何更好理順政府和市場關係。
      “負面清單”制度,便是其中一項重要改革措施,標志著政府職能的重要轉變。其實質,在於政府少管,市場多管。負面清單越長,政府權力越大;負面清單越短,政府權力越少。而改革的目的,是通過市場的有效運行,把負面清單變得越來越短。這一改革是自貿區總體方案中的主要任務之一,也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的改革措施,今年7月又頒佈了2014年修訂版。通過改革,自貿區實現了對外商投資準入從“審批制”的正面清單管理模式,向“法無禁止即可為”的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的轉變。
      對於政府管理而言,禁止做什麼比允許做什麼更難。負面清單也是責任清單,意味著政府要對管理的事務瞭如指掌,通過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提高行政效率。上海自貿區一年來的改革充分說明瞭這一點的重要性。今年3月,自貿試驗區開始實行企業年度報告公示和經營異常名錄管理制度,並探索開展事前誠信承諾、事中評估分類、事後聯動獎懲的信用管理模式,推動社會力量參與市場監督。在海關監管模式改革上,實施了“先進區、後報關”“即時進出、集中申報”和區內自行運輸等措施,將改革推進了一大步。
      在金融改革創新方面,通過一年來的努力,政策框架已基本形成。“一行三會”先後出台了51條支持自貿試驗區建設的意見,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得到了加強。黃金、證券、期貨交易等金融要素市場已經或計劃在自貿試驗區內設立面向國際的交易平臺。區內企業境外投資流程大幅簡化。另外,在擴大市場開放方面,總體方案提出的在金融、航運、商貿、專業、文化和社會6個領域擴大開放的23項措施已全部落實,今年又推出了進一步擴大開放的“新31條”措施,涉及服務、製造、採礦、建築等行業。
      上海自貿區的實驗是“改革的高地”而非“政策的窪地”。一年來的實踐說明,打造“改革高地”,重在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和創造國際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未來面向全國複製推廣時,固然要兼顧國內各地區發展的複雜性,但總體而言,“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是自貿區試驗得以推行的基本原則。這也將是我國進一步融入經濟全球化、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重要抓手。(作者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研究員 許宏強)   (原標題:自貿區試驗,改革高地再出發)
創作者介紹

雪災

id31idnn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